Take my soul and Let me free (6)

隨著一聲巨響,那白拳雖勉強前進著,但很快就被硬生生的擋下來。

直到白色的獸爪與那發出銀光的金屬板子後的黑色身影完全停下後,四周的人才得以看清目前的狀況。

一個體型巨大的男子正站立於金屬板子的正後方,其雙臂套入板子後方之皮製手套裡,以雙臂擋於身前的姿勢站立著。他膝蓋微彎、以半蹲的動作將全身的力量聚集著在下盤,並全用來抵擋前方之衝力;其雙臂不知道是因為板子的重量,還是因為盡力對衡那種野獸的力量,此刻正明顯的因為充血而隆隆鼓起。

【Read More】

Take my soul and Let me free (5)

「你們這些不懂生死為何物的人類……!」他身體不斷的變大,四周的僅存的植物以他為中心開始萎縮,並排山倒海似的往四周擴散。「你們這些自私的人類,總是只想到自已!」

【Read More】

Take my soul and Let me free (4)

花費了不少的時間,他們兩人總算是到達一個比較開揚的崖邊。穆希從高處往回看,沙鱷走過的路可說是一片悽慘,樹都倒塌了,原本翠綠的森林憑空多了一條禿禿的路徑。黑璜看著遠方平靜的森林,輕拍了拍穆希的手臂。

習慣了黑璜的沉默後,即使兩人之間一句話都沒說,但穆希已經自然地順著黑璜的視線看過去。

【Read More】

Take my soul and Let me free (3)

生長得很茂盛綠色的大樹上,有些細微的聲音。樹材隨著某個東西,正抖動著。原為棕色的樹枝,被染成暗紅色,並且從一個被血染紅了的白色身體突出。那東西正重重地喘息著,隨著他的呼吸,樹枝也因而晃動著。


【Read More】

Take my soul and Let me free (2)

聽著身邊的人呼聲漸漸放慢,皓祲卻發現自已越來越清醒,平常在穆希的懷裡,他總是很快就睡著了,現在卻越發精神。他翻來覆去片刻,試著入睡,卻終究還是張開了眼睛。而穆希熟睡的臉便在眼前了。

【Read More】